崔岫闻个展《神域》专家评语

崔岫闻个展《神域》专家评语

张子康
今日美术馆馆长

       崔岫闻是年轻艺术家里很有思想的艺术家,在女性艺术家中尤为擅于思考。她的潜力很大,总是有很多创新的东西出来。这两年,她做的作品更追求意境上的东西、注重精神层面的表达。此次即将在今日展出的《真空妙有》和《神域》系列,看了令人震撼和震动,我觉得是个飞跃。希望她能够不断在艺术上进行探索、推进艺术创作的后劲儿,因为她还年轻,这样不断发掘自己一定能到达更高的层面。

巫鸿
芝加哥大学斯马特美术馆顾问、策展人

       崔岫闻的胆子很大、很成熟,潜力也很大,所以当我看到《神域》这个作品的时候并没有感到意外,因为这就是属于崔岫闻的东西。对于这种不管是对女性或是现在困扰着男性的心理过程,她向来是特别有感觉的。另外,让我感到欣喜的是,崔岫闻这几年的创作始终在放宽,原来是比较注重性和女孩子,往往有一种个人经历的东西在作品里面,现在则是更关注人的处境、感觉,视野拓宽了许多。

黄笃
独立策展人、批评家

       小崔是一个很细腻的艺术家,同时她也是敢于冒险、有胆量的艺术家,她经常进入一些别人不敢进入的领域。从早期到某夜总会偷拍,到最近把身体舞台化、把身体梦幻化的《神域》,她的作品总是超出一种常态。我想,人的身体存在几种形态,科学的身体,自然的身体,还有所谓社会化的身体和艺术化的身体。小崔把这几种形态做了一个很高明的转化。在《神域》中,她把身体从自然身体、科学身体抽离,提升到一个艺术化的高度上去了,这是《神域》作品的绝妙之处。

顾振清 
独立策展人、荔空间/白盒子艺术馆总监

       崔岫闻她是个很敏锐的艺术家,经常去挑战一些敏感的话题,无论是社会性的还是精神性的。在某些问题上,她有一种锲而不舍的努力。另外,她的语言也比较国际化。这两年,她越来越懂得当代艺术,不再把当代艺术看成是某种艺术形态、某种工具,一种方法论、形式、风格,她的作品也不再停留于用中国社会现实来说明问题,而是走向人性的深度,走向作为人的一种自我认知和探索,开解人的精神层面挖掘最朴素的人性,我想艺术家的这种探索能对很多其他学科也提供意义。

贾方舟
批评家、策展人

       90年代的女性艺术家中,崔岫闻是最富有成果、路子走的非常好的一位。尽管她的造型能力在学院里算不上是特别优秀,但是她对社会的关注、对自身的感悟能力以及对女性本质上的把握都非常好,所以她的作品能够越做越好,越做越有深度。从她最早的作品《洗手间》到现在,她自身在思想的深度上,对当代人关注的层面上,所体现的精神价值都更深入。《神域》这个作品我觉得非常有意思,她使人进入一个自我、忘我的状态,此时人面对的不是外在的世界,而是自身。人进入自身幻想的忘我的状态,在想象的世界里和现实世界是分离的,而我们作为现实世界的观众看着她们是很有意味的想象,我觉得艺术家能这么做作品,反映出了她对人性的特殊挖掘能力。

俞可
四川美术学院教授、批评家、策展人

       没有什么比物质利益更作用于今天的生活,过去那些文化中的震荡与激情日趋单薄,渐渐远离了艺术作用于人的精神抚慰。但好在有崔岫闻这样的艺术家,她以一种思想的方式,来探究我们这个时代特有的内心深处的需要。她从她的角度提示我们:在现实层面和物质范畴之外,还有我们不曾留意却肯定存在的某种状态、既看不见又摸不着的飘渺无尽的空间,它游离开实际和功用,却影响着我们作为人的尊严;她将梦的体验放在公共空间,通过一种分享的方式,引发人的思考:在这样一个物欲化的时代,人类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杭春晓
批评家、策展人、时代美术馆馆长

       崔岫闻是一个非常敏感而强调精神感受的艺术家,她早期的作品都是从社会性话题、历史性话题中发现人的精神体验。而到了最近两年,她的作品题材越来越不明显,她逐渐消解了这种外在题材的辅助性,而是转化为对本体的直接观看,直接触摸一种形而上的体验。崔岫闻不断发出问题,对社会提供一种别样的看法和方法,体现了当代艺术重新观看事件、重新观看历史的基本价值。

郑妍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艺术总监

       在崔岫闻的艺术旅程中,不断地追求自己的心灵成长、生命觉悟,是促使她作品呈现不同面貌的非常重要的原因。她是个非常敏感的女人,重视自己的内心,忠于自己的内心,并且很会巧妙地表达她所要表达的东西。所以她总是能够带给我们一些惊喜,从作品到人都是这样。最近两年她一直从不同角度深入剖析人性的各个精神界面,探讨精神和人性的变异表现,借助直觉和感觉体验生命本质。她的作品一直在发生变化,视觉构成越来越精简、画面越来越平和、内涵越来越深厚……我希望她继续按自己现在的个性和行事方式坚持下去,做她喜欢的事,这样的她让我们很期待。

[法]米歇尔·努里萨尼 
国际艺术批评家、策展人 

        我们就是这样的材料铸就的,正如莎士比亚《暴风雨》铸就的梦想一样。   

        90年代末在上海和北京的所有艺术家中,我们非常激动能够发现徐震、杨福东、冯梦波等,10年后,他们依然保持创造力,当今,崔岫闻是其中最突出的艺术家之一。

当其他人被盲从和金钱所吸引时,她的特立独行实际上是一种积极的人生态度。正是她的幽默感、她愉快的随意性、尤其是她显而易见的自由,让她与众不同。

崔岫闻的风格似乎是两条线,互相交叉,互相辉映:一条是观察,痴迷于生活的材料——美的或丑的;另一条是创造,或者让着迷的东西复活。这种独特的艺术家有非常特定的艺术之路,即使当她创造出极易理解和动人心扉的作品,也总是在梦幻的世界展现现实。

柳淳风
中国美术馆策展人

 岫闻是一个挺全面的艺术家,对于作品和其自身的发展她都有很严谨的计划。作为女性,她的理性和思辨能力比较强,这也使得她的作品较其他女性艺术家而言更具观念性。这是特别好的。

《真空妙有》和《神域》两个系列是岫闻颇具突破性的新作。之前的作品她更想表达观念,语言上比较直接。而这两个系列,我看到了岫闻在艺术语言上更高的领悟,可以说这本身就是一种观念的更新。观念和语言更为统一、相融,以至于模糊了界线。她的作品从较为“传统”的西方式观念性当代艺术转变成为具有东方文脉的本土化的艺术类型,我特别高兴。这种关键性的转变,让我感受到了岫闻的艺术创作进入到了一个全新的状态。作为女性艺术家,岫闻也逐渐从私密性的空间走到了广阔的宇宙之中去,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关注自我世界的艺术家正在走向具有人文关怀的精神领域,而这种对精神性的抽象表达,使得她的作品具有某种宗教性的征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