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像:文化与公共生活 [王南溟, 2002]


       在观念艺术中的录像与影片的区别就是,影片首先是动态情节画面,然后是配音。是声音跟着画面走,到了观念的录像,首先是声音(难怕是无声的言说),画面是为了证明其言说的有效性。在我们称为记录式的录像中,我们总是需要一种意义的语境,而其摄像机所对的物象在录像中就变成了物象的痕迹,象图片的意义一样,作为动态画面的录像的意义同样在于其痕迹与语境焦点之间。

 

崔岫闻的《洗手间》

       崔岫闻的《洗手间》是一部实况录像,虽然只有短短的六分种,然而却犯下了双重禁忌,但唯有此才显得其录像的价值。她潜入了北京的一家有名的夜总会,在该洗手间偷拍了那些色情服务小姐的片断场面——那里有作妖艳花妆的,有在换暴露衣服的,有接客以后说三道四的形形式式小姐,就象是色情舞台后面的休息室,由于它展现了当今色情业非常真实的一面,才在目前更有其资料的价值。尽管中国的色情行业是地下状态的,但它非但屡禁不止,而且遍布中国城乡的每个角落,这是开放中国以来制度与现实发生的最大冲突。崔岫闻冒险拍摄了这段场景,等于在向社会提供了一份建议,就目前的社会状况而言,与其如何打击这一行业还不如去如何管理这一行业,这样也许更利于社会的有序化,这表面上只是一个怎样对待色情业的问题,而其实质是如何对待性权利的问题,这是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讨论。所以当崔岫闻的这段录像拿到香港今日新闻艺术展上,就有香港观众提出作品的侵犯隐私权的问题,然而就这在一个自由主义法律社会才能具备的条件,进入中国内地后即成为一个无权提起的权利话题,以之于,色情行业小姐与崔岫闻的偷拍之间构成了一个如何维护她们权利和如何获得法律对她们的权利予以保护的焦点问题,而崔岫闻的录像也成了对个人权利状况的社会测试,而其作品的最终完成要以她成为法律诉讼中的被告身份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