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性”之语——崔岫闻的新作 [吕澎, 2011.Vol.04《明日风尚》]

      
       崔岫闻的艺术开始于对“俗界”的观察。她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日常的最基本的生活状态中。一开始是男女之间的事务,接着就是对女人的真实处境的记录。艺术家带着好奇心与疑问,也带着一种性别的本能,希望分析并缕清直觉已经意识到的问题。渐渐地,她开始将观察的目光转向抽象的方向:女人的一般经历。当然,像红领巾这样的符号仍然是可识别的,间接获得知识与某些生活的经历不时出现在那些概括了的图片形象中,她们迷茫并改变着自己的身份甚至模样。不过,所有的一切都表明艺术家正在将她的眼光投向自身,她希望尽可能地剥离掉有个别性和社会性的因素,她越来越想去感知一个倘若脱离了社会性的人将可能出现的情况。这是艺术家个人精神演变的一个轨迹,在这样的轨迹上,观众能够看到艺术家不顾一切的努力:她让那些日常生活中的男女脱去衣物,赤裸地进入一个被设想为“非物质空间”,尽可能地寻找或者呈现“自我”。艺术家希望每个有社会经历的男女在这样的景况下呈现一个真实的自己,以便我们所有的人能够观察到我们自己的“真我”。实际上,那些进入“真我”的男女的动态与姿势仍然与他(或者她)的经历有着联系,他们的“真我”事实上是有差异的,这样的差异从根本上来自他们各自的社会印记。

       很自然地,崔岫闻的艺术工作逼近了“世人性本自净,万法在自性”(慧能)这类问题上。文明社会对人以道德、知识与修养为要求,而在佛教思想看来,一切繁琐的理论和实践不过是强调实现精神的终极领悟,所以,单刀直入的顿悟可以使我们直达“自性”。崔岫闻通过艺术实践似乎真正体会到了这个道理。于是,她干脆将人的肉体也抛弃了,从声音、偶然物以及某个不经意的细节去领会与自己的精神世界有关的现象。最后,艺术家将她对问题的理解通过作品呈现出来,这些永远纠结于客观世界与主观世界的问题可以引导我们不断地去思考,它们是社会的,也是个人的,而崔岫闻要强调的是:经过了很多年的艺术实践和对人生的理解,她的作品要呈现的是“自性之语”,那些缺乏目的性的动作、声音本身不过是一个媒介桥梁,启示着她和观众寻找更高问题的讨论和精神上的共鸣。

吕澎